人才動態

灣區逐夢 | 暢君雷:80后博導誓要挑戰“腦卒中”藥物研發

時間:2019-08-09  來源:黨群處、發展處、人資處 文本大小:【 |  | 】  【打印

  【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中科院建院70周年,深圳先進院推出“引領科學風尚 傳承科學精神”系列人物報道,樹立先進典型,凝聚榜樣力量,講述科技工作者的精彩故事及取得的最新成果,弘揚他們報效祖國、服務社會的奉獻精神,求真務實、勇于創新的科學精神,不畏艱險、勇攀高峰的探索精神,團結協作、淡泊名利的團隊精神。】

 

  清華本碩、港大哈佛聯合培養博士、斯坦福博士后,《自然》《科學》《自然·醫學》《自然·光子學》等國際頂級學術期刊發文16篇……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醫藥所黨總支書記、所長助理暢君雷研究員擁有一份光鮮履歷。然而暢君雷從不滿足于紙上談兵,他希望將科學發現轉化為臨床應用,實現研發國產藥物的初心。 

  “我們的目標是在深圳建立一個國內領先、世界一流的腦血管生物學與疾病實驗室,并開發出擁有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腦卒中治療新藥物。” 這位年輕的80后博士生導師已從事腦血管病基礎與轉化研究10余年,在海外學成后便回國投身國產腦血管病藥物研發,希望為中國的腦血管病防治事業貢獻力量。 

深圳先進院醫藥所黨總支書記、所長助理暢君雷研究員 

  生物學海歸學霸結緣腦血管病研究 

  與腦血管病研究的結緣要從暢君雷的學習經歷說起。在河南農村長大的他,從小就喜歡和動物花草打交道,高中時期生物成績亦是名列前茅。2001年,暢君雷以全縣第一的高考成績考入清華大學生物科學與技術系,畢業后免試推薦進入清華大學醫學院王釗教授實驗室攻讀碩士。 

  王釗教授實驗室致力于天然產物藥物在抗衰老方面的藥理學研究,暢君雷對藥物研發的興趣就在那時埋下了種子。“讀研期間的課題方向是阿爾茲海默癥等神經系統疾病,當時就決定要繼續做藥、做科研”暢君雷回憶道。 

  決定踏上科研道路后,2007年暢君雷進入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攻讀博士學位,師從生物醫藥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徐愛民教授。徐愛民教授是國際著名的糖尿病和代謝類疾病研究專家,從他身上暢君雷學到了最純粹的科學家精神,勤奮、務實、創新 

暢君雷(右二)和博士導師徐愛民教授(左二) 

  在港大接受了一年的課程學習和科研訓練后,他以香港大學-哈佛醫學院聯合培養博士身份,進入哈佛醫學院麻省總醫院的心血管研究權威Paul L. Huang教授實驗室,主攻血管損傷修復的調節機制研究。

  初到美國,哈佛校園濃厚的學術氛圍令他著迷,平時在《自然》《科學》等頂級際期刊上讀到的文章作者、學術大牛,如今都能面對面交流學習,接觸到的都是實驗室里在研的、尚未發表的最前沿成果。“那時候只要有學術報告我都會去聽,基本上把領域內頂級科學家的報告都聽了個遍,這極大地開拓了我的科研視野。”回憶哈佛的校園生活,暢君雷印象深刻。 

暢君雷(前排左二)與哈佛醫學院的導師及實驗室同事 

  在頂尖學府跟隨名師深造,也讓暢君雷逐漸發現了自己的愛好——腦血管病研究。“碩士期間的神經疾病和博士期間的血管疾病都是我感興趣的研究方向,而腦血管病研究把這兩個方向結合起來,相當于把兩大興趣疊加了。” 2012年,暢君雷進入斯坦福大學做博士后研究,專攻腦血管病,腦卒中就是其中的重要課題 

  挑戰健康“第一殺手”腦卒中 

  腦卒中,俗稱“中風”,具有高發病率、高復發率、高致殘率、高死亡率等特點,已成為我國國民致死致殘“第一殺手”據統計,我國每年新發腦卒中270萬,每5人死亡中就至少有1人死于此癥,每21秒就有一人死于腦卒中。 

  “腦卒中治療,就一個字,快!”暢君雷表示,“腦細胞缺氧缺血5分鐘后就開始死亡,每秒鐘有190萬個腦細胞死亡,早一分鐘疏通血管,等于延長18天生命。 

  然而,目前臨床上腦卒中的主要治療方法——血管再通治療面臨著血腦屏障損傷和出血轉化的風險暢君雷解釋說:“血腦屏障控制著腦血管壁的完整性,如果血腦屏障功能下降,血管容易發生‘滲漏’,引發腦出血,進而導致病人殘疾甚至死亡。 

  從臨床實際問題出發,暢君雷利用國際前沿的生物技術,發現了腦血管中膜蛋白分子Gpr124及其介導的“Wnt信號通路”的全新作用——調控腦卒中后的血腦屏障功能。“實驗證明,通過增強Wnt信號通路活性可有效減少腦卒中后的血腦屏障損傷和出血轉化,顯著提高小鼠的神經功能和存活。”該成果發表在國際頂尖醫學期刊《自然·醫學》,并被領域知名專家高度評價“為多種具有血腦屏障功能紊亂的神經系統疾病提供了新的治療靶點”。 

暢君雷與同事在斯坦福實驗室,上述成果正是誕生于此 

  研發中國人自己的腦卒中新藥 

  雖然在基礎研究方面成果豐碩,但暢君雷從未忘記自己想做藥物研發的初心。 

  “我希望能夠把科學發現轉化成為臨床應用,”暢君雷說,“這也是我選擇回到深圳先進院工作的重要原因,這里基礎研究與成果轉化并行、并重的氛圍跟斯坦福很像,而深圳活躍的創新環境也與硅谷相似,非常有助于科研成果的快速轉化。” 

暢君雷指導團隊成員做實驗 

  2016年4月,深圳先進院院長樊建平親自帶隊去美國斯坦福大學召開人才招聘宣講會,會上醫藥所副所長萬曉春專門介紹了深圳先進院在抗體藥物研究方面做的積極探索,并誠邀暢君雷加盟他的團隊。 

  為深圳先進院活躍的科研氛圍和優越的科研平臺所打動,2017年1月,暢君雷正式加入深圳先進院醫藥所,開始著手組建團隊、搭建實驗室。過去兩年間,他不斷推進“Wnt信號通路”調控血腦屏障的成果走近臨床,與吉林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展開合作,將動物中發現的分子調節機制在臨床患者中進行驗證。 

  “攻克腦卒中或許過程會很漫長,盡管做新藥難、做新藥慢,但必須有人去做。”暢君雷堅定地說,“雖然我們在生物類藥物研發上落后美國很多年,但在國家的大力支持下,近幾年國內的發展勢頭很猛。我們年輕的團隊有信心去追趕、甚至超越。” 

暢君雷在深圳先進院帶領的年輕團隊

  據透露,目前團隊已找到一些很有潛力的藥物靶點,正在緊鑼密鼓地研發新的蛋白和抗體藥物,相關項目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面上項目、深圳市科創委自由探索和學科布局、深港創新圈等項目的資助。

 

  中共黨員暢君雷:作為醫藥所黨總支書記,時刻提醒自己做好專業領域研究的同時,學習中央最新文件精神,關心國家最新發展戰略,以更好地服務國家建設。 

福彩3d开奖结果